两房间30多张床遍地积水 这家黑旅社竟有46分好评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5-14 12:20   45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两房间30多张床遍地积水 这家黑旅社竟有46分好评

  暑期是旅游的高峰期,面对价格较高的酒店,不少穷游党选择了相对便宜的青年旅舍。在携程、小猪短租、木鸟短租等APP上,青旅、短租房的生意火爆。近日,现代快报记者从这些APP上订购了几家位于南京的房间,发现

  网上发布的单人帐篷房,其实就是把帐篷和其他床位放在一个房间,甚至直接放在楼道里现代快报/ZAKER南京记者钱念秋摄

  暑期是旅游的高峰期,面对价格较高的酒店,不少穷游党选择了相对便宜的青年旅舍。在携程、小猪短租、木鸟短租等APP上,青旅、短租房的生意火爆。近日,现代快报记者从这些APP上订购了几家位于南京的房间,发现部分旅店并没有相关执照,存在消防安全隐患,实际环境也与卖家秀相去甚远。随后,记者又以房东的身份在这些APP上进行了注册,发现不需要经过房源、产权证等认证,就可以发布上线。

  8月20日,现代快报记者在携程上订购了流苏青年旅舍南京店,这家青旅的床位价格在60元左右。根据网上的介绍,它位于中山南路321号现代大厦,里面除了六人间、四人间,还有双人帐篷房。店铺评分有4.6分,用户评价颇高。

  记者到地方后发现,这是一个用办公区域改造成的青旅,位置非常隐蔽,门口没有任何标志,记者进门询问了才确定到了地方。办理好手续进入房间后,发现这个6人间里,摆放了3张1米宽的上下铺,彼此之间靠得非常近,过道距离不足半米。在订房时,网上店家提供的照片里,床上的被子是清新的天蓝色,叠得整整齐齐,而记者眼前的这床被子已经发黑。

  另外,整个青旅是由两个大房间打通拼成的,总共形成了7个房间,30多个床位,内部只设置一个公共浴室,面积不到1㎡,里面到处是积水。

  随后,记者又在小猪短租上订购了北京西路的一家民宿,这家店连名字都没有。房子位于一栋居民楼的顶层,老板将阁楼打通做成了二楼,一共5个房间对外出租,阁楼的两个房间形成了“房中房”,最里面的一间非常小,只能放下一张榻榻米。客厅也放上了一张上下铺的床,记者探访时已经被租掉,床上放着用户的衣物。这张床直接面对着房子的大门,只有一道床帘与外界隔开。

  在北京西路那家没有名字的民宿里,消防安全措施不到位,连灭火器都没有一个,消防通道更是不要提了。

  接着,现代快报记者又在携程上订购了一家名为海之约的青年旅舍,这家青旅位于建宁路61号中央金地广场,距离南京火车站3公里,内部有男女双人间、四人间、六人间。在订房成功后,老板加上了记者的微信,发来消息称,最近南京对青旅查得比较严,不让青旅做短租,“万一有派出所的人过来例行检查,你们就说是来南京培训、出差或者找工作的,要住两三个月。”并且详细地交代了房租是现金付的,避免查转账记录。

  到店办理入住时,老板在本子上记下了记者的身份证号和手机号,并没有录入和公安联网的系统,就算是办理完成了。进房后记者看到,里面已有一人入住。整个房间一共约15平方米,有三张上下铺,一台空调紧紧挨着床边摆放,但没有打开。一位住客表示,空调遥控器在老板那里,白天一般不开空调。

  当晚,记者出去了一趟,由于老板没有给钥匙,回来时只能敲门,但没有人帮忙开门。这时,从外面回来一名女房客,她轻车熟路地蹲下身子掀开了门外的地垫,从垫子下拾起一把钥匙打开了门。“这是老板给我们租客准备的。”她表示,她在这里已经住了约一年。这家店同样没有灭火器。

  另外,记者在现场看到,这家店网上发布的所谓单人帐篷房,其实就是把帐篷和其他床位放在一个房间,甚至直接放在楼道里,根本不是单独的房间。

  在探访中,现代快报记者发现,这三家店都没有相关资质,店内没有悬挂工商营业执照,也没有特种行业许可证。在流苏青年旅舍,客厅的墙上还贴着2017年10月公安和消防下发的整改通知书,主要存在消防和改变房屋结构等问题。然而一年过去了,虽然警方多次查处,但整改依然不到位。

  8月23日下午,现代快报记者将海之约和流苏的相关情况向公安部门进行了投诉举报,中央门派出所和建康路派出所到现场进行了查处,确认这两家店都没有在公安机关进行备案,没有取得特种行业许可证,接下来将做进一步的调查处理。

  这些平台的审核严格吗?现代快报记者以房东的身份,在小猪和木鸟上进行了注册。

  记者从网上随意下载了几张照片上传到小猪上,在点击发布前,底部有一条须知“我已阅读并同意《房东规则》《房源上线标准》”,上面称为了确保房源的信息真实,房源发布后,客户经理会进行实地验真,同时对房屋权属证明进行核实。不过,在电话中客服表示,这并非是必需的,照片的线上审核通过以后就可以接单营业了。如果想要提升店铺排名,可以要求区域的客服经理到实地验真。

  木鸟需要房东提供房屋的产权证或者租赁合同。记者先是将地址定位在新街口的一栋办公楼,接着同样上传了几张网上下载的照片,随后上传一份虚假的房屋租赁合同。过了一个多小时,客服人员打来电话,称照片数量不对,需要重新上传才能通过审核,至于合同,则没有过问。

  记者进行修改后,系统提示审核通过,这间不存在的房间就在木鸟APP上线了。没多久,有房客进行了订房,他要租住4个晚上,并支付了相应的住宿费。下午5点多,又有一名女子打来电话询问,房间是否还空着,她想要租住3个月。上线个订单。

  建康路派出所的民警介绍,根据《旅馆业治安管理办法》,申请开办旅馆需要当地公安机关和工商部门的审批,领取营业执照后才能开业。根据《江苏省特种行业治安管理条例》第一条,从事旅馆业应当依法取得公安机关颁发的《特种行业许可证》。而海之约作为青旅,只能做日租,不能月租,如果像老板说的那样做月租,人均居住面积低于15平方米,性质就变成了群租房,同样是不符合相关规定的。

  江苏钟山明镜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张骏认为,在线短租平台算是一种新兴的共享经济,一方面优化了社会资源的配置,但另一方面存在盈利模式和监管体制不匹配的问题。“正规的旅馆业要遵循《旅馆业治安管理办法》,持有《特种行业许可证》,要求有治安负责人和应急措施,消防条件也要满足相关规定,这些所谓的民宿是不符合的。”这就导致了一些青旅、民宿,在人身安全、财产安全、房屋建设等方面没有保障,可能出现一房多住等纠纷。

  在小猪和木鸟的管理规范中,都表示如果发现虚假房源或其他违规行为,将做删除、屏蔽处理。张骏指出,除此以外,平台应该遵守旅馆业的相关法律法规,并且有义务对房源能不能出租、是否有资质进行审查。如果因平台审核缺失导致消费者受到损害,应承担相应责任。